• <nav id="o4y44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o4y44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o4y44"><tt id="o4y44"></tt></nav>
  • <xmp id="o4y44">

    2平方米之上:一群士兵的平凡世界

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張少波責任編輯:王鳳2022-07-07 12:27

    2平方米之上:一群士兵的平凡世界

    ■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少波

    2平方米有多大?

    在大學校園里,相當于一張學習桌的面積,也可以是草坪上一頂宿營帳篷的大小。

    在普通家庭里,大約是一張餐桌的尺寸,還差一點點才能放下一張單人床。

    但在某信息通信基地勤務保障隊警衛連,2平方米是哨位的大小,綻放著年輕士兵的青春,承載著他們的使命。

    2平方米的哨位,佇立在營院門口,距離外面的世界很近,也很遠。日復一日默默無聞的堅守,讓他們有足夠時間思考當兵的意義。

    “祖國的大好河山,有我守護的一角!”這是連隊一名00后士兵的話。倘若不走近他們,記者怎么都想象不到哨位上的這些年輕士兵竟然那么熱血和可愛。

    立定站好,下士李加明習慣性地踮了踮腳,兩肩外張,胸膛前挺,整個身姿挺拔極了。接下來,他需要連續保持這個動作2個小時。

    站哨兩年,李加明“長高了近2厘米”。站哨的時候,李加明腦海里經常浮現出同一個場景——茫茫草原上,一個手持鋼槍的哨兵高高挺立著,眺望著遠方……

    電視劇《士兵突擊》里的這一幕,讓李加明始終難忘。如今,站在哨位上,李加明越來越理解電視劇中的那句臺詞:“光榮在于平淡,艱巨在于漫長?!?/p>

    某信息通信基地勤務保障隊警衛連哨兵正在交接崗哨。夏俊杰 攝

    “進入營區,我就是那個第一個被看到的人”

    來到警衛連第一天,李加明聽到一句話:“哨位就是戰位,上崗就是打仗!”

    如今,李加明當上班長。這句話,成了他對新兵最常說的一句話。

    警衛連,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連隊,任務就是守衛這座營院。很長一段時間里,李加明是連隊新兵心中的“男神”。

    身姿挺拔,緊握鋼槍,眼光犀利……去年年底,大巴車拉著一批新兵進入營院,營門執勤哨兵就是李加明。透過車窗玻璃,十幾名分配到警衛連的新兵,都不自覺地向前探起身子。

    “當兵對你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?”看到調查問卷上的這個問題,新兵的答案多種多樣:“當兵是一件很容易就能與國家聯系在一起的事”“穿上軍裝很酷”……

    看到哨位上李加明挺拔的軍姿,這群新兵一下子對“酷”有了形象的理解。很快,他們才知道,哨兵的“酷”還意味著嚴酷的訓練。

    拔軍姿、練隊列、學規定……從新兵下連到站上2平方米的哨位,剛滿19歲的列兵王浩洋足足經歷了兩個多月。

    那天,穿戴好著裝,王浩洋又低頭掃了一眼。雙手向下,拇指插進外腰帶順勢向后,抹平衣服上剛出現的褶皺,看了看腳上黑得發亮的皮鞋,又拿鞋油蹭了蹭……仔細看了一圈之后,王浩洋才滿意地走向神圣的崗亭。

    擦皮鞋、整軍容、洗手套、熨衣服,被稱為警衛連“4件套”。一開始,列兵閆宇瓏每次站崗都會換一副新手套。在他看來,只有潔白無瑕,才配得上手中神圣的鋼槍。

    第一次站崗,除了緊張,閆宇瓏感到更多的是興奮。他的眼睛就像掃描儀一樣,看著來往行人,不斷巡視著眼前的“戰場”。

    每當目光掃過“衛兵神圣,不容侵犯”的警示牌,閆宇瓏心中的神圣感就會油然而生。特別是有人員車輛通行,他都會下意識地挺一挺胸膛。

    平日里,大家只看到警衛戰士白天的身姿,常常忽略夜深人靜后,他們仍在默默堅守崗位。雖然沒人關注,他們依然一絲不茍,堅毅挺拔。

    “進入營區,我就是那個第一個被看到的人?!痹陂Z宇瓏看來,自己就是整個大院的“門面”。雖然很少有人記住他的樣子,但他會記得每一個從他面前走過的人。

    官兵進行刺殺比武。夏俊杰 攝

    “再小的孤獨,乘以365天都很龐大”

    都說熟能生巧,站崗也是如此。雖然都是“站”,但怎么站還是有講究的。

    在警衛連待了3年多,下士李紀源的軍姿越站越挺,但也在身體上留下了哨兵特有的印記。

    一開始,李紀源按照“腰桿當家”的動作要領站哨,但這個動作持續久了容易累。后來,他掌握了一個技巧:腰胯往前送,這樣會省力很多,但最近他經常感到腰疼。為了避免“職業病”,他又恢復到了從前的習慣。

    腰痛是警衛連官兵的普遍癥狀,宿舍里總會彌漫著一股很濃的膏藥味。不難理解:每天都要站上幾班崗,任務重的時候可能要七八個小時。

    一開始,上等兵劉鳴釗對膏藥的味道很敏感,晚上經常被嗆得睡不著,但現在已經“免疫”了。撩起他的后背,身上七扭八歪地貼滿了膏藥,就像一幅不規則的拼圖。

    相比傷病帶來的困擾,有些疼痛反而會讓年輕的戰士們興奮——

    軍體拳、盾棍術、刺殺操……這些都是每名警衛戰士的必備技能。當身體變得紅腫,再從長期的紅腫中恢復,一副“鋼筋鐵骨”算是正式練成。

    長此以往,作訓服左小臂被盾牌帶子磨得起毛,右手虎口總是被橡膠警棍蹭上一大片黑色,怎么洗都有痕跡,這讓他們“感覺更有兵味”。

    不少年輕士兵都愛看軍事影視劇,但警衛連的生活與他們的想象有著天壤之別。誰都想干轟轟烈烈的事,警衛連年輕的戰士們也不例外。在連隊圖書室,最顯舊的都是軍旅小說,“這些書能夠滿足對當兵的全部幻想”。

    上等兵孫浩的雙胞胎哥哥在作戰部隊當兵。有一次,哥哥竟然在電話里給他讀起遺書:“親愛的弟弟,當你看到這封信時,可能我已經犧牲了……”

    聽到這些,孫浩有些傷感。得知這是哥哥在參加演習前寫的,他沉思了很久,對軍人的使命有了更深的認識。

    “走在營院里,別人一眼就能認出我們是警衛連的兵?!鄙系缺鴿M泉志為自己是一名哨兵而自豪。前段時間,女朋友給他郵來一盒面膜,他轉手就送給了其他戰友,“要的就是當兵的樣子”。

    “來部隊前,腦子里關于當兵的畫面全是動態的,現在親身經歷的大多是靜態的?!睂τ谀贻p的戰士來說,訓練的苦不算苦,最苦的是無聲的孤獨。

    “再小的孤獨,乘以365天都很龐大?!闭旧诰昧?,人就會變得沉默。與寂寞相處、與孤獨和解,這是警衛連官兵必須具備的“素質”。

    孤獨的滋味大抵相似,與孤獨相處的方法各不相同。

    列兵施沈明的方法是“開演唱會”,那種不出聲的默唱,崗亭周邊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觀眾。一開始他唱的都是網絡流行歌曲,后來唱的大多是軍歌。

    列兵時子安喜歡夜里站哨:“那時候可以仰望星空,每次看星星,我都會想起家人,想起萬家燈火,便覺得不再孤單?!?/p>

    “很酷的事,往往都很苦”

    在起床號響起前升旗,是警衛連雷打不動的制度。

    戰士們身著常服,扛著五星紅旗走向旗臺,面向國旗立正敬禮,意味著營區一天的開始。

    2019年國慶節那天,最讓下士陳豪杰難忘。連隊組織升旗儀式,周邊圍滿了觀禮的營院官兵,還有攥著小紅旗的家屬和孩子。那一刻,他第一次感到:“在自己的哨位上,能聽到祖國的心跳?!?/p>

    幾個小時后,他們端正地坐在學習室,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機收看國慶閱兵直播。當三軍儀仗隊升旗的那一刻,他們心中升騰著一樣的自豪。

    “向右——看!”此時此刻,天安門廣場上,徒步方隊第9排面第15名的位置上,年輕的軍官于申陽一個右擺頭,英姿颯爽、剛勁有力,踢著正步走過天安門。

    1分06秒,96米……7個月的集訓,于申陽踢壞了5雙皮鞋,這也讓他知道128步的正步,每一步都不易!

    電視機前的戰士們不知道的是,幾天后,從閱兵場上走下來的于申陽調任警衛連連長。

    頂著大檐帽站軍姿、用尺子量著走齊步、腳尖掛著水壺練踢腿……這讓年輕的戰士體會到:“很酷的事,往往都很苦?!?/p>

    4年,1460天,3000班崗的堅守……每班兩個小時,下士趙鵬宇最大的感覺是慢:“時間靜止的感覺會讓人窒息?!敝钡接幸惶?,趙鵬宇跟奶奶視頻聊天,突然發現聽不懂年邁的奶奶講話了。那一刻,他意識到了時間真的在流逝。

    每個人對時間的感知不同,甚至相同的人,在不同階段對時間的感知也不一樣。同樣一班崗,新兵會比老兵感覺時間過得慢一些;同樣是站崗,前一小時會比后面過得快一些……這是哨兵們形成的共識。

    警衛連的生活,一綹一綹地被站崗執勤切割了。對于日夜堅守在哨位上的哨兵們來說,2小時是他們獨特的時間刻度。

    下士閆彪的夢想是去西藏旅游。做攻略時,他所有的行程都是用2個小時來衡量。比如,他會想搭乘這種交通方式,大抵是他站幾班崗的時間。

    感知時間的能力,催生出了衡量時間的概念。

    “我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!”這是江蘇籍上等兵劉睿旭當兵時的想法。當兵兩年,劉睿旭的足跡大多在這座營院里。

    閑暇時,劉睿旭喜歡看《平凡的世界》。他最喜歡里面的一句話:“在這個平凡的世界里,也沒有一天是平靜的?!?/p>

    平靜的只能是一個人的內心。在劉睿旭看來,站崗生活雖然很枯燥,但也磨煉一個人的心性和意志力?!叭嗡藖砣送?,我自巋然不動?!彼f。

    官兵進行拔河比賽。夏俊杰 攝

    “我們當兵的意義,在于當兵本身”

    9點50分,哨兵高國頌已經執勤1小時50分鐘。

    再過10分鐘,戰友會來接過他的鋼槍。再過24個小時,高國頌就要離開軍營……

    以前,高國頌會因為比別人多一班崗而鬧心;現在,高國頌恨不得睡在崗亭里,和哨位再多待一會兒。在高國頌看來,這2平方米的哨位,見證了他當兵兩年的價值。

    “哨兵同志,請接槍!它曾伴隨我完成2400余次執勤任務,現交付于你,希望你像守護生命一樣守護它!”送出手中鋼槍的那一刻,高國頌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。

    當兵的意義,是每個警衛連戰士都曾探尋的一道人生命題。

    哨兵日復一日地站在那里,數著天邊飛過的鳥,數著天上飄過的云,數著風吹落的葉子……他們怕別人問在部隊都干了些什么,因為他們覺得自己什么也沒干。

    “好好活,就是做有意義的事;做有意義的事,就是好好活?!贝髮W生士兵韓成寶說,電視劇《士兵突擊》里,許三多看似簡單的一句話,讀懂它卻需要很長時間。

    韓成寶的哨位在家屬院門口,眼前來往最多的是老人與孩子。有一天,一位家屬給他送來一瓶牛奶,他盯著看了好久,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    上等兵薛瑞鑫最喜歡站下午4點到6點那班崗,因為每天下午學生班車進入營門,都會有一位小男孩隔著車窗朝著他敬禮,那是他每天站崗時最大的期待……

    青春該如何度過?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。

    過去無數個為什么,隨著時間的推移,答案越發清晰明了,從對應的無數個變成只有一個——用青春和熱血捍衛祖國和人民的幸福安寧。

    “我們當兵的意義,在于當兵本身?!碑敵踝x到哥哥遺書的孫浩,如今想明白了:這身軍裝不只意味著戰場上的槍林彈雨,還意味著萬家燈火里的默默守護。

    家是最小國,國是千萬家。上等兵鄧炳呈還記得春節前的那天夜里,四周一片寂靜,寒冷交織著困意,一股想家的情緒不可抑制地涌上心頭。

    下崗后,鄧炳呈坐在崗亭附近的臺階上,喝著從床頭柜里翻出來的八寶粥。跟“媽媽的味道”有點相似,但又不那么一樣。

    脫掉一身裝具,鄧炳呈鉆進了早已不再溫暖的被窩。起床號響,他和戰友們將繼續敘寫2平方米之上的平凡故事。

    2平方米很小,但足以容納一群年輕人的青春夢想。他們日夜守護的地方,是他們的戰位,是遠方的親人,更是心中的祖國。

    【成長橫切面】

    情到深處,不說孤獨

    ■韓成寶

    夜,很靜。外面的路燈格外耀眼,我站在哨位上凝望著黑夜,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

    突然,一道白光劃破了寧靜,一簇煙花綻放在不遠處的夜空。那是一種很普通的黃色煙花,就像一顆石子落在平靜的水面,在我心里蕩起一片漣漪。

    再過幾天就是春節了,眼前雖然看不到萬家燈火,我卻能想象到萬家團圓的場景。那一刻,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站崗時,班長跟我說過的一句話:“哨位,沒有喧鬧,只有寂寞;哨兵,沒有索取,只有付出?!?/p>

    孤獨,是長夜里的歌;哨位,是我們的戰場。站在自己的哨位上,我忽然覺得眼前的黑夜格外親切。不知不覺中,警衛連已經成了我的另一個家。

    2年前,我從地方大學懷揣著一腔熱血來到軍營,在這2平方米的哨位上,我也迷茫過:這里,沒有鐵流滾滾的恢宏場面,也沒有金戈鐵馬的激情熱血,只有默默無聞的堅守和日復一日的平淡。

    站哨,就像是一場動與靜的“對話”:每天看著行人與車輛來往穿梭,唯獨站在哨位上的我們一動不動。

    那天,一名家屬在營門前久未離開,正當我要開口詢問時,她從包里拿出一瓶牛奶遞給我。我多次謝絕,但最終還是拗不過她。

    望著她離開的背影,我的心里有說不盡的感動,雙手緊握仍留有溫度的包裝盒,舍不得拆開。我想,這或許就是我們付出的意義所在。

    哨位很小,小到只在2平方米之間駐扎;哨位很多,散落在祖國大好河山的每一個角落。在人們酣睡的每一個夜里,我們守望著祖國的和平與安寧。

    情到深處,不說孤獨。站崗將近2年,500多天的風雨兼程、日夜堅守,堅毅的臉龐、濕透的衣服、揮灑的汗水,無不是成長的證明。

    在警衛連,每一個哨位都有自己的故事,每一名戰士都有自己的成長。

    青春的意義在于成長??邕^了寒風刺骨的凜冽寒冬,歷經了汗水浸濕衣服的炎炎夏日,我完成了自我蛻變,更加明白了堅守的意義。

    (作者系某信息通信基地勤務保障隊警衛連上等兵)
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    分享到


    亚洲午夜久久久影院